当前位置

Contents published by this author

-

星期六, 八月 18, 2012 - 03:12
阿尔诺•布兰
引言:世界利益 目前发生的这场大革命(历史上第一次世界革命)正在深刻地改变人类组织的运作方式。今天,国家不再具有保障人类可持续性的手段,也不再具有避免它自己和自他国家以及私人行动者无可挽回地损害我们最珍贵的宝藏——地球——的手段。世界舞台上最强大的行动者的疲软伴随着不合时宜的全球化的到来:国际政治的传统行动者被迅速超越,经济游戏规则被改写。与此同时,全球化也创造了构想和维护我们称之为世界利益的需要。世界利益无疑应当被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几个世纪以来,正是这些现在被超越的国家利益在主导国际事务。
星期三, 四月 18, 2012 - 23:44
阿尔诺•布兰
{{[对里约+20实现社会与环境正义, _ 维护共同财富的人民峰会的建议书->http://rio20.net/en/events/cumbre-de-los-pueblos-por-la-justicia-social-...
星期一, 一月 3, 2011 - 07:07
阿尔诺•布兰
{{这个文件首先思考里约+20峰会的历史背景。每个个人,每个国家的人民都可以从自身的历史出发突出某些事件。我们在本文的开始提及法国大革命和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并不是要将这一历史视角无限伸延到召开里约+20峰会的当代。人们可能会问:那为什么要追溯到200年前呢?那是因为这一视角对于把握2012年5月举行的里约+20峰会的历史背景是必要的,这个峰会不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事件,而是我们前进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阶段。我们将攻占巴士底狱当做一个里程碑,人们尽可以找到其他历史坐标来判断目前的形势。文件的第二部分介绍参加里约+20峰会的行动者,所面临的挑战,讨论的议题和伦理支柱。所有这一切构成了这次峰会的背景。
星期六, 七月 3, 2010 - 17:43
阿尔诺•布兰
{{如果说主权原则(及其不可侵犯性)构成了17世纪以来国际关系的底线,那么今天,成为世界治理指导原则的则应是相互依存性原则,而且这一原则应当具有普世标准的价值。未来,新的标准,新的运作方式,可能还有新的建制都应当根据相互依存性原则去构想和发展。 围绕相互依存性原则构建的世界治理在实施过程中必然采取一种寻求共识的方法。这样一种世界治理的伦理和政治基础需要本着对全球“负责”和“团结”的精神去探索,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多元性”,“尊严”和“可持续性”的意识,这就是我们可以称作“21世纪世界治理的五个支柱”。}} 正文:
星期三, 三月 3, 2010 - 18:25
阿尔诺•布兰
气候变暖暴露出来的是我们全球治理体系的全部惰性。哥本哈根高峰会表现的只是符合古典三一律的戏剧性的一幕,即时间、地点和情节的一致性,其终场既可悲又不出所料。这戏剧性的一幕使我们忘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即世界治理无可救药地与通行了几个世纪的国际关系的古老原则联系在一起,这个原则虽与当代的现实完全脱节,却仍然支配着今天的世界。这就是同样建立在贪婪和自私上面的“国家利益”的原则,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它助长了国与国力量对比的邪恶和无耻的游戏,助长了那些试图在其内部维持和加强自己权力的政治制度,以至于国家内部和国与国之间的强权游戏比“地球的前途”更有分量。
星期三, 一月 21, 2009 - 20:03
阿尔诺•布兰
星期五, 一月 9, 2009 - 13:24
阿尔诺•布兰
联合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成立以来就成为战后世界新治理的重要支柱之一。我们甚至可以说,在体制方面,联合国构成了世界治理的主要支柱,因为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国际组织能在规模以及合法性和抱负方面与联合国相提并论。在联合国成立了六十余年后的今天,冷战的时代开始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我们迫切需要设计一个新的地缘政治架构。联合国能扮演什么角色?这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经常成为世界新治理辩论的中心议题。在这篇简短的论文中,我们试图对此做出回答。 我们对联合国的批评在某种程度上必然带有主观的色彩,特别是我们的议题无法回避对未来做出预先的假设,而未来的历史尚有待人类去创造。况且,这一“讨论文件”的目的并非一劳永逸地解决联合国的问题,而是引发对这一问题富有成果的讨论。
Drupal 7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