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中国-欧洲-南美民间组织对话

Created date

Tuesday, October 22, 2013 - 12:27


{{世界上不同行动者之间的对话和协调对于构建世界民主治理至关重要。然而,尽管世界各地区的不同公民、行业、商业和文化领域的接触不断增加,但是其目标和愿望并非总是以一个声音讲话,以弥补全球化留下的政治空缺。2013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欧洲—南美民间组织三方对话会”表达了这种愿望,并发表了下述联合宣言。这一共识涉及改变我们连系方式的几个基本方面。}}

{参看: 中国-欧洲-南美公民社会里约对话
_ 另一个未来是可能的
_ [中文->http://www.world-governance.org/spip.php?article956], [English->http://www.world-governance.org/spip.php?article950], , [Español->http://www.world-governance.org/spip.php?article954], [français->http://www.world-governance.org/spip.php?article955]}

共识:

1、在团结方面

我们认为我们是全球社会中的一部分,我们相信,有必要克服边界和任何形式的霸权主义,为了我们普遍和共同的利益团结起来。这是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要实现可持续的目标,需要在建设性对话和相互尊重的原则下,来共享过程、经验和成功的案例研究。

2、在全球危机方面

地球和人类密切相关,休戚与共。我们知道,当前并没有满意的选择方案。我们面对一次文明的危机,在当前的国际社会成员的议事日程框架中,似乎没有共同和相互理解的基础。各种危机-包括环境、社会和经济的显示出GDP增长的限制,迫使我们重新考虑我们集体和个体的责任。对经济方面的关注必须融入社会、环境尤其是文化方面可持续性的全面提高。最后,可持续发展要求更多地尊重和欣赏多元的种族和文化。

3、在民间社会方面

民间社会承担着为全球待解决问题提出新的方案的共同目标。在全球的、区域的、国家的和地方的治理过程中,社会组织必须作为主要的参与者之一。有必要加强民间社会在议程设置和实施可持续性措施中的作用。

4、关于贫穷和不平等问题

消除贫困是可持续发展中的一部分,应该被加速。需要建立消除极端贫困和不平等的整体政策,它也应该考虑到贫困人口的经历和文化程度,这是改变的真正的因素,不仅仅是某些项目受益者和目标群体。社会财富离不开最弱势群体的福利改善。

5.关于体制问题:

我们认为现有的体制和程序已被证明无法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简而言之,目前的体制和程序结构无法应对这一危机,定义新的程序和一个新的范式是公民和公民社会组织领导义不容辞的责任。

6.关于市场问题:

市场经济是无法考虑环境压力和资源差距的。此外,寻找金融优势会导致社会和经济损失的增加,加速生态不稳定性,最终加剧权力失衡。

7.关于合作伙伴问题:

我们需要建立起社会关系,提供自下而上的了解民意的渠道,提供赋权和所有权方面的参与机会,以求达到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公平合作。媒体、政府、私营部门、公民社会组织和学术界等多方利益相关者之间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必须要加强。

8.关于精神问题:

可持续发展要求找到一个物质发展和精神发展的平衡。基于组织、宗教和精神生活观念的信仰(“buen vivir”(是一种社会生活理念,与自然和谐的生活)作为公民社会的一部分,对这方面的讨论特别有贡献,因为他们能够解决价值观的问题,并在全球、区域和地方层面都已组织起来。

共同的挑战:

1.在当前经济体制方面:

恢复和保护地球和人类之间的连接是重要的,因为它已被基于功利主义和金融利益的经济体制所打破。金砖国家正面临经济挑战,应该加倍努力来改变他们目前的不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对经济领导地位的追求,而欧洲应该处理导致贫困增加和不平等的紧缩政策.

2.在道德和多样性方面:

如果我们承认多样性的理念和理想,并且接受潜在的新的和更好的替代品,我们都将得到更好的结果。,同时需要充分认识到有多个解决方案而不是单一的一个。我们需要一个与相关人的能力、财产和知识相符的共同的伦理,且基于通用的权利和责任。

3.在新体制建设

创造新的体制和程序,可以显示人民参与和公民在主要问题上的辨识,同时使他们消除顾虑。

4. 关于社会正义及参与方面:

人们工作但收入不足以保证最低生活工资和维持他们的尊严。我们必须制定一个社会正义的概念,这也是对正直的尊重。弱势群体应该被鼓励参与可持续发展决策过程,特别是在地方政府层面的决策。

在欧洲,经济和工业危机致使人们质疑占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生产与消费模式,并引发人们思索如何创造非市场导向的生产和消费体系(例如,在“公共资源”的框架内)。

在南美,政府间机构(南美洲国家联盟/ UNASOR,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南方共同市场和太平洋联盟MERCOSUR)的差异阻碍了公共政策在地区层面上的协调一致。这种差距反映了政治行动者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他们各执己见,对不同经济体该如何融入全球化进程,参与式民主制度在各国以及整个地区内该如何发挥作用持有不同的意见。

5. 在重新界定国家与社会关系方面:

我们必须重新界定人与国家,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为了民间社会拥有更多的机会参与设计和实施替代方案。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和国家层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政府鼓励其社会组织为中国的发展做出贡献,特别是促进在中国可持续发展方面。然而,社会组织的管理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并且需要营造有利的外部环境,为社会组织开展他们的活动提供更多的空间。在中国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过程中社会组织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国国家咨询在2015联合国发展议程中已经提供一个公民社会与正与机构、企业和学术界的对话平台。他也促进了不同利益相关者的进一步了解和促进他们未来的合作。民间社会的积极作用已经被证实,他们对战略决策制定贡献也是被肯定的。

在欧洲,新社会运动的兴起是以旧系统不被信任为基础的,包括典型的公民社会主体,例如工会或公民社会组织(见“愤怒大游行”)。 欧盟的运作应该更加民主,参与式的过程应该对各种利益相关者包容和开放,这样公民的声音可以被考虑并且减少决策的官僚性。

在南美,民间社会组织和社会运动(学生,原住民,公民大会等)正试图影响进步政府或抵制新自由主义的保守政府管理下的国家公共政策。超出他们与国家和政府的关系,很多社会行动者在追求一个更自主,独立于官方的议程。并伴随新的公民动员模式来实现网络化政治组织。

6. 关于生活满意度和向往问题:

关于生活满意度和向往:消费和生产是我们社会中交换的主要驱动因素。我们必须制定其他来源的满意度,提升关心和文化共享以及能够提高和利用公民和人民的这种追求。

7. 关于增长与发展问题:

目前全球发展模式是一个陷阱,必须重新审视。我们必须专注于减少贫穷的主要问题,通过创造另一种发展模式,改变以经济增长为首要目标的观念,制定新的公共政策,以确保弱势群体从中受益。

{{关于分享议程与未来对话的建议}}
_ 在参与行动和民间社会准则方面

_ • 丰富学习过程:分享与进程相关的信息(通过联合国、区域的、社会论坛等)
_ • 组织全国范围的共同行动及确保其紧密性
_ • 相互支持以提高民间社会能力建设

关于活动

1. 案例学习:

2013年底出版会议期间提出的案例的合集,关于三个地区我们共同面对的挑战(参与、环境的范围)提出一种自下而上的分析方法。

2. 信息共享:

通过一个在线平台分享可用的资料,如文章、文档、录像等,要考虑到通用性以及格式。通过skype、电话、邮件等方式,信息分享机制和平台将可以讨论南美和欧洲公民社会的近期发展以及中国民间社会的最新变化。

3. 参与:

_ • 为联合行动创造一个实际的长远战略伙伴关系
_ • 在三方(多方)对话框架下,为其他意见和参与者创造机会,对突出问题的理解和找到更好的可能解决办法
_ • 实施新的参与形式
_ • 共同支持和帮助那些最脆弱、社会边缘、不利条件下的声音能被听到

4. 未来会议:

_ • 年11月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召开的对话将是开放式的,希望现在的会员和其他成员能参加
_ • 未来对话的主题:
_ - 公共权益的治理、伦理与经济
_ - 《文明》,生物,生态
_ - 世界不断变化中的新世界治理
_ - 金砖之国中民间组织不同的声音

5. 国际化进程:关于可持续的城市、领土、气候变化的国际议程

_ • 2013年9月 法国 生态城市 会议
_ • 2014年2月 纽约 可持续发展目标会议: 共同关注,建设性的参与,积极影响可持续发展协商议程
_ • 2014年12月 利马 气候变化第20次缔约方会议 为了第21次缔约方会议在巴黎(2015年)届时形成一个关于新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

参会主要机构:

_ 法国可持续发展协会 (法国)
_ 拯救一切不幸者-第四世界 (比利时)
_ 梅耶人类进步基金会 (瑞士)
_ 欧盟发展与救助民间组织联盟 (比利时)
_ 粮惠世界 (瑞士)
_ 巴西社会和经济分析协会 (巴西)
_ 新世界治理论坛 (智利)
_ 气候变化公民运动 (秘鲁)
_ 民主与公平网络 (阿根廷)
_ 中国联合国协会 (中国)
_ 中欧社会论坛 (法国、比利时、中国)
_ 中国扶贫基金会 (中国)
_ 天恒可持续发展研究所 (中国)
_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中国)
_ 江西山江湖可持续发展促进会 (中国)
_ 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 (中国)

审定:黄浩明
翻译:薛明、陶棋然、杨光
同时,得到中欧社会论坛人员的支持和咨询。